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辽宁凌海电改模式得失民资入主形成新垄断

2018-06-06 05:43:35

本报 闵云霄

张占宇,辽宁凌海人,全国人大代表、凌海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占宇出生在哪一年?《 中国企业报》在全国人大官方站找到的两个身份信息前后矛盾: 其一为1949年9月出生,汉族;另一个则是1954年9月出生,且民族变成了满族。

与他的身份信息一样模糊的是凌海电力集团主导的电力改革给当地带来的是非争议。

民资破局

1983年,张占宇转业到凌海市农电局(前身为锦县农电局),随后主动申请到濒临破产的变压器修试所任所长,修试所挂起来电器厂的牌子,生产变压器,很快扭亏为盈。张占宇的发家,起步于此。

“1989年我去凌海时参观了这个厂子,当时他的规模已经相当可观,占地有一个足球场大的厂区,周边用长城造型的围墙围着,厂房里安装着流水生产的设备,年产值已经过千万。一进厂大门,左侧是座陈旧的小楼,这就是当年的修试所,与颇为现代的大厂区显然已不协调”,张占宇的一位朋友在一篇文章中如此写到。

农电局在凌海农村设有13个供电所,负责送电、变电、配电,但是,在农电局管理的供电所之外还有一个乡镇管理的农电管理站,这两个机构两套人马工作起来互相依赖乃至互相掣肘,工作效率低下。1993年凌海农村每千瓦电的电价是2元多钱。

1993年,张占宇任农电局局长,接下来,锦县人民政府采纳农电局提出的农电管理改革方案,启动供电所与农电站合并改革,全县13个供电所与26个农电站合并组建15个供电所,农村电工由839人精简到339人,实行农电一体化集中管理。

结果,凌海电价降到0.73元每度(如今为全国统一的0.45元),成为全省当时农电价格最低的农电局。相关部门把凌海农电局的所站合并和降低电价称作“凌海模式”,向全国电力行业推广。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12月凌海市农电局改制为凌海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10万元。属东北电力系统第一个完成股份制改造的县级供电企业,率先在全国电力系统实行全员体制转换。所属企业有锦州农电电力安装总公司、锦州电力电炉变压器厂、双发镁业公司、凌海国际酒店、锦州工业硅总厂、兴城农电培训中心,张占宇任公司董事长。

到了2003年,根据凌海市相关部门的批复,以凌海市农电局、凌海供电局、凌海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为出资人,以城乡电及其设施的实际资产为出资,重组凌海供电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3737.50万元,其中农电局出资8722.63万元,占注册资本63.50%;供电局出资1197.50万元,占注册资本8.7%;电力集团出资3817.37万元,占注册资本27.79%。

2005年7月,锦州农电电力安装有限公司更名为凌海电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并以其为母公司,组建凌海电力实业集团。

2007年,县城电改造工程全部竣工,售电量首次突破8亿大关,达到8.35亿千万时。

代管,是农电体制改革一定历史时期和背景下的过渡形式。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文件提出,“要在明晰县级供电企业产权关系的基础上,改变企业代管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2009年12月凌海供电有限公司进行第三次重组。根据辽宁省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辽宁省电力公司、凌海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三方会议,决定原农电资产无偿划归省电力公司,在此基础上变更产权登记,省电力公司和凌海电力集团成为凌海供电公司的股东,省电力公司持有72.21%的股权,凌海电力集团持有27.79%的股权。

至此,该公司成为全国电力系统首家民营资本进入农村电的供电企业。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任命张鹏()野同志为凌海供电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张占宇作为凌海电力集团法人当选为副董事长。

“发展非常迅速,应该说是一个奇迹”,相关人士对《中国企业报》表示,张占宇背靠电力资源不断“吸血”,成立多个公司之后组建集团公司

辽宁凌海电改模式得失民资入主形成新垄断

,又转手控股电力供应命脉,如此多次折腾,不断有人提出国有资产被侵吞的质疑。

“公司10年改革成果和独立法人地位在法律层面再次得到确认,证明公司的改革方向和发展道路是完全正确的”,凌海集团公司的官方站如此介绍说。

其实,在“凌海模式”的农电体制下,尽管2008年凌海公司售电量同2007年相比,减少1.12亿千瓦时,下降13.4%,但集团旗下的房地产、电力安装等公司都盈利不少,因此,2008年凌海电力集团仍然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效益。

张占宇说,凌海采取民营资本投资电力建设,发展地方经济的方法,是取得了很大成绩的。

褒贬不一

张占宇曾表示,2011年,准备投资1.5亿元,在海边解决卡脖子线路问题和电量供应不足问题,新建5个66万千伏变电所,解决供电容量23万千伏安。2012年建4个66万千伏变电所,解决供电容量11.3万千伏安,并改造1200千米的低压配电线路。目前存在的问题仍然是资金紧缺。

“过去凌海县域经济并不发达,是辽宁省的后5名。民营资本进入凌海县域的区域电后,电就发展起来了。”《中国企业报》梳理张占宇在多个场合的发言,均称“电力先行为凌海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是关于张占宇的各种传言,亦褒亦贬。有人认为他很慈善,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也有人认为他的慈善仅仅是一种包装。

张占宇担任负责人的,不仅仅是凌海电力集团,还有负责房地产开发的临海花园集团。其中,传播最为广泛的一种说法是,“要是在凌海办企业,如果和张占宇关系处理不好,就会被莫名断电”。

针对此问题,《中国企业报》在临海大有工业园区以投资考察的名义和一家企业暗访时,一工作人员告诉,“在投资之前,都说得很好听,投资后情况也许不太乐观,建议你们可以多了解一下”。

在临海市一个施工现场看到,该企业大功率发电机供电,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报》,该工地明年10月投产,之前把施工用电方案曾经找过供电公司,供电公司要价1000多万的工程配套等费用,而自己发电最多300万就够了。“电力开支上花一千多万,而在完工之前最多用两三次,所以干脆选择柴油发电”。

《中国企业报》采访获知,过去一年中,至少有三家企业分别采用过自主发电的方式生产经营,而且有7家企业不同程度被停电。

而多位面对“停电要挟”的采访时要么笑而不答,要么说“都不想也不敢惹他”。

按照辽宁省物价局的相关规定,电力企业与建设单位签订相关合同时,应该向住宅建设单位出具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的电力工程建设规范,并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供电配置容量,材料和设备配置档次以及电力工程建设费的具体收费标准。但是凌海供电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临时供电合同》却对设备配置的档次模糊化。

锦州湾是凌海市政府招待所的前身,离凌海电力集团旗下的另外一个酒店相隔不到一公里。9月中旬,《中国企业报》前往采访时看到,如今已经停业,紧闭的大门布满灰尘, 锦州湾大酒店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报》:“停业的原因除了债务问题外,另外供电部门给的电不够用,负荷太重,开不了空调等设备。”

一家企业给《中国企业报》的票据显示,凌海电力实力集团收取数百万的工程款时,仅仅出具收款收据,而不开具发票。

国家电监会201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家企业将工程发包给无证企业凌海电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目前,监管机构已责令其整改并处以3万元罚款。

张占宇涉足地产后亦遭到诸多同行的非议。

《中国企业报》发现,张占宇不仅仅以企业家的名义出席公开场合,他还有一个身份:村支书。而且还被选为“辽宁五十大新农村建设风云人物”、“辽宁十大农村党支部书记”。

“他获得人大代表的资格就是以村支书的农民界别获得的。”凌海电力集团一位内部员工告诉。

凌海市小上村是由凌海电力集团的帮扶对象,由张占宇担任村支书,据报道,张占宇毅然以凌海电力集团名义捐助150万元兴教办学。经过两个月的紧张施工,1600平方米的两层教学楼很快落成,同时更新了桌椅,添置了电化教学设备。

“为村民安装了有线电视,从铺设电缆到架设线路,再到有线进户,全部费用都由村里解决,没收群众一分钱,接着又为各家各户安装了自来水”。报道中如此写道。张占宇还带领村民办起了联合轧钢厂、无纺布厂等,初步形成了以工为主、农工结合的新型农村格局。

2008年,由凌海电力集团出资赞助“凌海电力杯锦州十大明星乡(镇)村评选活动”,而小上村被评为“明星村”。

一位前往凌海电力集团参观的作家发出感慨:“财力雄厚,人心向上,热爱艺术,两业兴旺。”

垄断未了局

张占宇曾经提交过关于推进民间投资的建议,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民营资本发展的空间。从电力建设来讲,应该适应地方经济发展需求,使电力投资和建设灵活化,减少审批环节,快速建设电。

其实,电力行业作为垄断行业,目前遭遇最大的批评是,电力企业一方面可以在垄断的市场中获取稳定利润,另一方面又可以向国家伸手索取补贴。

《电力法》规定,只有发电允许民间资本进入,而输电、配电、售电均不允许;但与此同时,又规定“送入电的电力、电量由供电营业机构统一经销”,且每个地区只能有一家供电企业经营,这就形成了理应自由竞争的售电环节的完全垄断。这种由行政法规维护着的垄断,违反了市场运行规律,带来的必然是管制失灵所引致的低效及不公。

2012年上半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曾表示电力市场化改革是必然选择,其后多份有关如何重启电力体制改革的出台;同年年中,李克强再度明确提出重启电改,报告转至相关部门,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在中央屡次表达决心的基础上,这样的职能调整无疑为电力改革重启带来了希望。

今年8月13日,国家发改委官发布了关于印发《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明确了分布式发电在项目建设管理、电如何接入、如何进行运营管理等的具体方法。

能源专家林伯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举对整个电电力体制变革有重大意义,电垄断可能逐步被打破。但草案关键细则仍要完善,实施过程或也困难重重。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报》,竞价上、推行直购电的思路是对的。推行过程中应不分用户大小,向所有用户开放,按照电压等级一级级放开电价,直到放开零售电价,在电力市场形成市场配置资源、供需形成价格的局面。电力体制改革势在必行。可以说,当前的环境有利于推进电改,在目前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实行电改将有利于降低企业的成本。

具体到凌海电改,张占宇认为,国家要继续加强农建设,必须注重在电维护费用上的投入。电改造之后,大额的电维护费用随之而来。仅凌海每年用于更换电表、电杆、变压器、维修输电线路的费用就达到近2000万元。不过,他表示,在凌海维修费的差额就由实业来补充,电力集团通过其他实体的创收资金支撑了电建设。

近日,上疯传张占宇涉嫌贪污受贿、侵占国土,垄断电力资源等违法犯罪的帖子遍布各大论坛。

9月23日,张占宇对外声称自己正在医院做手术。而当《中国企业报》联系张占宇提出采访要求时,接的人说:“他去省里开会去了,上的传言是假的,省纪委等相关部门已查过,而且已结案,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也批示过,锦州公安都抓人了。”

橡胶门尼粘度仪软件功能介绍
夏季工作服制作款式
华泰圣达菲怠速抖动,加速时熄火
奥迪6万公里保养项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