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武胜城镇社区建设产村相融与三产互动【资讯】

2019-03-01 06:52:11

武胜城镇社区建设:产村相融与三产互动

新型城镇化强调优化城镇规模结构,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其中,小城镇和新农村建设挑战最大。欠发达县域的资源和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更给新农村建设带来了诸多瓶颈。四川省武胜县近年探索的“产村相融、三产互动”模式,为破解这一课题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实践经验。

武胜县位于四川省东北部,隶属于邓小平故乡——广安市,总面积966平方公里,人口86万。自2005年开展新农村建设以来,武胜县启动了白坪-飞龙新农村示范区的规划与建设,涵盖白坪、飞龙、三溪三镇50平方公里地域,包括29个行政村、城乡居民6.3万人。

三产互动促进产村相融

“三产互动”指的是第一、二、三产之间发展比较密切的产业链、价值链,形成协同效应,促进产业发展水平的整体提升。第一产业重点是以“三园一基地”为基础的现代农业。第二产业重点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和物流业,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第三产业则是按“一三互动、农旅结合”的理念,从“现代田园”、“美丽乡村”、“快乐农家”三个层面打造乡村旅游业。

乡村旅游对接区域内外资源,农田、社区、民居等生产、生态和人居环境的美感是基本要求。这是一种市场化检验方式。规划合不合理,建设水平符不符合人们期望,不是由政府说了算,能否吸引八方来客、口碑如何是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检验指标,市场将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样一来,“产村融合”成为“三产互动”的内在要求。

“产村相融”要求村庄建设与产业发展相匹配、相协调,核心理念是“三生合一”(生产、生活、生态)和“三农一体”(现代农业、现代农村、现代农民)。

武胜新农村建设的最大亮点在于,没有像许多地方那样出现大量“请农民上楼”的情况,而是因地制宜地改造、恢复与保护旧民居,逐步引入新型材料建设新民居,使民居与百姓生产生活相协调,与农村社区文化传统相结合,与“农旅结合”的要求相协调。“下坝记忆”项目区就建在原来的村庄上,相当于民居博物馆,涵盖了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至今的各个年代的民居样本,并与外围的甜橙园合为一体。而且,八十年代以来的民居展示实际上就是村民的现有住房,真实而生动,颇有吸引力。

武胜的农村社区建设非常注重文化传承和现代艺术元素。综合教育实践基地建有陶艺体验馆、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爱国主义军事体验基地,可容纳几百学生在这里进行素质拓展、综合实践等活动。“丝情画意”是武胜的传统手工艺——竹丝画制作,现逐步成为乡村旅游中的高端艺术品。竹丝画师还承担村庄民居和基础设施外墙的壁画制作,给包括水塔在内的基础设施外墙制作了精美的壁画,与村庄建设融为一体。

除基础设施和民居等硬件设施外,更重要的是村庄治理等“软件”建设要跟得上。示范区的建设与开发,汇集了来自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项目资金、补贴资金与扶持资金,没有工作有力、廉洁有效的基层组织,规划与开发的有序进行是不可想象的。当地对于村民自治等基层民主建设非常重视,通过信息透明化的村民直选选举出大家信任的村委会,通过村务公开使村民直接了解集体事务和项目信息,通过一事一议等协商民主决策机制完善村庄治理,从而夯实示范区建设的微观组织基础和治理基础。此外,“廉洁武胜”工作下沉到村庄一级,以廉洁有效的村两委组织保障建设与发展项目能够按规划有序充分地实施,并得到村民的信任和支持,使大家能够更加积极地参与示范区的建设,共享其发展成果。

在人口大量外流的县域中,以村或以乡镇单位开展新农村建设,往往难以实现必要的规模效应,导致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提供水平不够或利用率不高,最终效果不理想。白坪-飞龙新农村示范区包含三个乡镇,面积达50平方公里之广,突破了乡镇的行政区划限制,在更大的地域内实施规划和建设布局多层级社区,满足当地居民不同层次的需求。

一城一镇多新村

“一城一镇多新村”是在示范区内根据经济和地理结构,因地制宜地规划引导发展包含新城镇和新农村社区在内的多层级社区体系,形成新型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齐头并进的“双轮驱动”效应。“一城”是指将以规划区中的白坪场镇与飞龙场镇为依托,横向组团发展,建成新城;“一镇”指的是建设三溪商贸新镇;“多新村”指的是建设7个新农村综合体、41个新村聚居点(原有29个行政村)。

从武胜的具体做法来看,“双轮驱动”的重点在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标准化。基础设施方面,在中心镇和新农村社区内统一按规划建设水电气、通信、环卫等现代化基础设施,修建标准化和美观实用相合的“健康绿道”。公共服务标准化方面,按照城镇中心、重点社区中心、一般社区中心三层级按标准布局公共服务设施。

归结起来,“三产互动”、“产村相融”、“双轮驱动”是武胜经验的三个支柱。“三产互动”重构了农村经济微观基础,使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获致必要的产业支撑,增强了农村和乡镇对居民的吸引力,增强了经济和社会的内生发展能力。“产村相融”则旨在通过产业与社区之间的互动发展,提升新型社区的宜居水平,并通过村民自治等途径充实和巩固新农村建设的组织基础、社区基础和治理基础。“双轮驱动”则是将新型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作为一盘棋通盘考虑,统一规划,统一布局,以城镇化带动新农村,以新农村促进城镇化,最终达到县城主城区、中心城镇、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同发展。

“小城投”与金融创新

当前,现代农业示范区、新农村建设示范区、城镇化示范区等各类示范区很容易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区内区外两重天”。试验、示范、推广,重点与难点在于推广。示范区内汇集了各级政府的大量补贴与扶持政策,且“示范”易形成“眼球经济”,然而,示范区外则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发展动力不足,在基础设施与发展水平上与示范区内不可同日而语。换言之,示范区模式的最大挑战在于“从样本到机制”,即如何形成普惠发展机制,使更广大的地区、更多的人民可以享受到政策与制度创新的成果。

在解决这一问题的实践探索中,“小城投”理念的价值逐渐凸显出来。“小城投”是相对主城区开发的“大城投”而言的,最早出现于成都,由政府建立小城投公司主导解决经济条件较差的村或社区解决道路交通、生产生活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问题。近年来,武胜先后建立了城投、农投、工投等平台公司,有的平台成为示范区引导投资的主力,其模式越来越具有“小城投”特征。综合来看,新型城镇化情境中 “小城投”模式的内涵,重点应在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发展方面做进一步探索。

“小城投”应成为城乡与工农反哺机制的重要实现途径。“大城投”和“小城投”之间不应割裂,否则仍然是一种城乡二元结构的呈现状态。换言之,建立“大城投”和“小城投”之间的有机联系,有利于建立土地国资增值收益向农村地区的反哺渠道,使得偏远乡镇和山村均能享受到主城区开发的成果,进而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这种反哺机制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小城投”主导下的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的标准化和均等化。

“小城投”也是县域以下(乡镇与村)建立“先富带动后富”机制、实现普惠发展的重要统筹平台。如前所述,示范区得天时、地利之先机,各种补贴与扶持政策汇集,会成为先富起来的区域。但如果处理不好,则容易形成资源“黑洞”,影响其他农村地区的发展。“小城投”若能发挥作用,则可以将“大城投”的经验与机制创造性地应用于农村地区,引导与推动现代农业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发挥农村土地制度优势,建立“涨价归公”与“涨价归私”有机结合的“土地国资”运营机制。借助“土地国资”的增值收益,“小城投”可以逐步与示范区建设同步向其他乡村推广开发,实现从样本到机制的转化。

与主城开发的“大城投”开发相比,“小城投”基础薄弱,涉及区域点多面广,实现滚动发展的周期更长,难度更大,因此更加需要金融创新。“小城投”中的金融创新应涵盖两个层面。

其一,以金融创新建立新型城镇化的多元化投融资体系,发挥财政资金以及国有资本的杠杆作用。例如,山东滕州等地出现的“增减挂钩指标贷款”金融创新,可以很好地支持农村土地整理开发,对“空心村”改造尤其有帮助。2013年,成都市小城投公司则与成都农商银行合作,小城投公司作为中间平台,帮助村级组织实现与金融机构的有效对接,从而加速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改善与布局。

其二,农民能否共享“产村相融”的发展成果,关键在于能够通过金融创新建立普惠金融体系。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让金融成为一池活水,更好地浇灌小微企业、‘三农’等实体经济之树”,是对普惠金融内涵的更具体表述。具体到新农村建设中,就是如何保证农村中的低收入群体不因资本匮乏而被排除在现代农业等经济活动之外,使全体农民能共享“产村相融,三产互动” 创新的发展成果。从这个角度而言,推动普惠金融创新也是“小城投”战略任务的题中应有之义。

祝贺美特斯600KN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顺利通过验收

教您选购合适的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

WDW-G2高分子试验机

双臂全自动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